txt電子書下載網 > 玄幻小說 > 從復制開始稱霸天下 > 第60章 再次拜師
    “劍借我一用。”還沒等陳一何同意,紫淬劍就脫離了陳一何的掌控,飛到了七長老的手中。

    “你們退開。”七長老的話自始至終都是冷冰冰的。說罷,他便持劍沖了上去。

    五長老與七長老的這一戰,是陳一何見過的最精彩的一場大戰,只能用“無與倫比”四個字來形容!每一劍、每一拳都到了極致!

    陳一何看著七長老使劍,那是一種怎么樣的美感?既兼備美感,又不失威力,什么“飛花舞劍”,在七長老這里,統統都是狗屁!劍出驚若游龍,劍收游刃有余,并沒有厚重、遲鈍之感,卻依舊能夠發出劃破空氣的“嘶嘶”聲。

    透過五長老的拳,才能徹底地了解到這樣的女人是多么的兇狠!一拳就能在地上打出將近一米深的拳印!陳一何有理由相信,這個女人不會因為年老色衰而實力減弱,反而是會越來越強的那一種!

    三百多招,眨眼而過。

    終于,在七長老硬扛了五長老一拳之后,然后一劍刺穿了她的大腿!

    “啊!”五長老自半空中落下,一條腿撐著,一條腿跪著,鮮血自她跪著的那條腿上流出,她的真氣很快就從體內潰散了。她惡狠狠地瞪著七長老,什么話也沒說。

    七長老也不好受,五長老的拳,是七位長老之中,最重的,究竟有多重,只有試一下才知道。試拳的是他,如果換成了陳一何他們四人之中的任意一位,肯定會被轟塌半邊身子!

    “咳咳……”七長老強忍著痛意,拖著身子,拖著劍,緩緩走到五長老的身前。

    “啊哈哈哈!怎么了?想殺我?”五長老大笑道,大笑讓她短暫地忘記了自己的傷痛。

    七長老一揮手,紫淬劍便飛回了陳一何的劍鞘中。他的眼神始終盯在五長老的臉上。

    “呸。”五長老朝著七長老吐了一口老痰。

    七長老掃手就給她掄了一巴掌,“賤人!”打完就轉身要走,他對四位門生說道,“跟我來。”

    七長老朝著湖水走去,一點一點走向湖水中央,由湖水漸漸地覆蓋過他的頭頂。

    “這是投湖自殺嗎?”陳一何很懵,他剛才掉進湖底,可是什么奇怪的事物都沒看到啊!

    可是看著七長老這樣青睞湖水,難道是出口就在湖水中嗎?

    “我們跟上吧。”東方星催促陳一何道,眼見吳熔與小宮主二人已經跟著走遠了。

    就在陳一何伸腳探水的時候,湖底突然發出一聲巨響!“砰!”

    緊接著七長老從湖水中被轟了出來!墜落在岸邊。吳熔與小宮主二人嚇得連連后退,他們也差點被轟。

    陳一何甚至覺得好笑,“當真是帥不過三秒哦?”

    “噗!”七長老大口大口地吐著鮮血!他指著五長老,憤怒地問道,“這是怎么回事?”

    “哈哈哈!新人!準備和我這個老太婆一起老死在這地底世界中吧!”五長老狂笑著,笑得歇斯底里!她指著陳一何,指著東方星,指著吳熔,指著小宮主,“你,你,你,還有你,你們,都要在這里為我陪葬!哈哈哈!”

    “到底是怎么回事?”陳一何沖上前揪住五長老的衣領,問道。

    “哈哈哈!啊哈哈哈!”

    “媽的!”陳一何給了她一巴掌。五長老真氣盡失,已是廢人,陳一何想怎么打就怎么打。

    “哎喲喲,別打了別打了。我說我說……”五長老嬉笑著,她老皮老肉的,隨陳一何怎么打都行,整個一受虐狂。

    “快說!”陳一何大聲地催促。

    “其實我說不說都一樣,你們是出不去的,大長老已經將地底世界的封印給封死了!沒有人能走得出去了!”

    “什么!?”一向沉穩的七長老竟然失態了。難怪他剛才觸碰到湖底機關的時候,會被一道莫名的力量轟出來!

    “老七啊,你我皆為棋子,何必把自己太當真呢?”五長老感慨一句,說完便吃力地從地上爬起來,顛簸地走著,要朝著黑暗深處走去。

    “呲。”陳一何一劍將她的腦袋旋了下來。

    五長老的腦袋在地上滾了幾圈,才停下來。陳一何一個正腳背起腳,把它當成皮球一樣踢飛。

    “你殺她干嘛?萬一她知道出去的方法呢?”吳熔責怪陳一何道。

    “她不知道的,封印已經封死,沒有人能走得出去。”七長老搖搖頭,為難地笑了。

    “那有人能進的來嗎?”陳一何問道。

    七長老依舊搖頭,也不知道他想表達的意思是進不來還是不知道。

    “難道我們就出不去了嗎?”陳一何懊惱地問道。

    ……

    過去了有十幾天,五個人又回到了原點,隨著時間的推移,七長老一向平靜無波的臉上逐漸浮現起憂愁的模樣。

    按照南疆城與北都的距離,再有十天半個月,將會有一大幫高手云集在南疆城,商討剿滅千重門的事宜。

    他不知道大長老會做什么部署,被困在這里,他無法走下一步棋。

    湖底的封印幾千年來,從來沒有被人突破過,那是五重天高手都無法擊碎的封印,若要硬拼,定會被封印反噬,最后落得個粉身碎骨的下場。

    地底世界不分日月,可人是要休息的。

    陳一何與東方星二人仰臥在岸邊,細細聆聽著湖水波動的聲音,明明是封閉的空間,卻不知這風、這水,是哪里來的。

    “不知道龍王怎么樣了?”陳一何憂慮道,他這十幾天一直在找龍王,可是什么發現都沒有。

    “會好起來的……”東方星輕聲地安慰陳一何道。

    “可我們也不能在這里白耗著啊,難道一直在這等到死嗎?”陳一何心中思索,“還是我們不夠強,人家小說里,一指破封印,一劍碎大地什么的,都可以,只要勤加苦練,花上個三十年、七十載的,我應該也沒問題……反正在這里待著也是耗著……”

    陳一何猛地坐起來,跑到七長老的身前,“撲通”一聲跪下,“七長老……我們這都是歷經千辛萬苦來學武功的,誰不是仰慕你們千重門!你們倒好,把我們關在這樣的地方!”

    “嗯?”七長老的思緒被陳一何打斷,他對眼前這位青年人起了興趣。

    “你們倒是要教一點東西啊!”

    “呃……”

    “都說了,從你們千重門活著走出去的人,都會比進來時候強很多倍!”

    七長老知道,并不是那些人強了很多倍,而是他們都是淘汰品,在離開地底世界之后,吃下失憶散。他們剩下九年半的都會用來修行,七位長老為了彌補殺孽,會竭盡全力地輔佐門生。

    直至門生走出千重門,這樣既不用擔心秘密會被泄露出去,也不會害怕千重門的招牌被砸,不愁下一個十年不吸引人。

    “你想要干嘛……”七長老有些驚恐,陳一何的眼光很貪婪、很可怕……

    “我想學劍!長老、師傅!”陳一何不等到七長老回答,就開始磕頭,然后嘴巴里還“師傅”、“師傅”的喊著。

    七長老無語地看著陳一何,想著在這里困著,一時也沒辦法出去,不如找件事,打磨點時間。他問陳一何道,“你真的想學?”

    “對!”

    “那你就把你的劍招打一套給我看看。”七長老沒有答應做陳一何的師傅,卻讓陳一何舞劍。

    陳一何將“山川劍法”整套使了一遍。

    七長老點點頭,“古老的‘山川劍法’。”

    陳一何將“華山劍法”整套使了一遍。

    七長老點點頭,“‘華山劍法’,使得不錯。”

    陳一何將“飛花舞劍”使了大半套。

    七長老點點頭,“‘飛花舞劍’使得比他家的少莊主好,不過要是被莊主看到了,可就很難跑了哦!”

    七長老問陳一何道,“究竟哪一套劍法才算是你自己的?還是你根本就沒有屬于自己的劍法?”

    七長老早就觀察到了陳一何的不對勁,那日在歸雁樓,他看得很仔細,身為一位劍客,最知道學劍有多難了!而陳一何卻在一眼之間就能學會,難道是天賦奇才嗎?

    。
球探比分即时网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