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玄幻小說 > 仙俠天歌 > 第0142章、詭秘佛像
    地藏寺大門上的骷髏頭被劈碎之后,門是不推自開,袁重暉小心翼翼地走進寺廟內,只見王武、閆闖、汪磊三人暈倒在地上,是人事不知,而韓翌則手拿方天畫戟和另一個手拿長槍的青年神色凝重地看著前方。

    聽到腳步聲,兩人回過頭來,看見袁重暉,兩人是十分的驚奇,韓翌朝袁重暉點點頭

    手拿長槍的青年則好奇地問道“韓兄,是你的手下?”

    韓翌總不能說是自己韓府的門房吧,只能尷尬地點點頭。

    手拿長槍的青年微微一笑“韓兄,你這個手下可不簡單啊!”

    韓翌轉換話題向他介紹“這是袁重暉小兄弟,重暉,過來見過趙府趙云大公子!”

    重暉這才趁著見禮的時機打量趙府大公子,只見他眉如墨畫、眼若秋波,肌膚皎潔如玉,身著藍色長衫,竟是一個十分秀美儒雅的人物,要不是手拿長槍,還以為是某個書院的書生。

    介紹完畢后,韓翌趙云兩人重新把目光集中在前方。袁重暉順著他們的目光向前看去,只見一座巨大的佛龕里,一朵黑色蓮花散發著神秘的氣息,蓮花上端坐著一座頭上烙著戒疤的佛像,身披黑色袈裟,頸掛黑色念珠,雖雙手合十,但神色猙獰詭異,恐怖駭人,不僅如此,佛像全身還向外散發著一縷縷的陰冷氣息。

    “這是……?”袁重暉驚異地叫了一聲。

    韓翌并不把袁重暉當作下人看待,向他解釋道“我和趙大公子聽說最近不斷有探險之人在莫尼海的紅沙島上失蹤,按說此島屬于近海,不應該有此等危險,就相約前來看個究竟,沒有想到會是這種狀況!”

    袁重暉這才知道先前和韓翌公子比拼的是眼前的趙云公子,想來兩人是年輕心性,存著一較高下的念頭,才有了那么大的動作,他嘴角抽了一抽,心說爾之興致,我之恐懼!你們可知這一念之下的行為,可嚇壞了多少探險之人!

    袁重暉的小心思轉動著,此時前方佛龕里的僧人塑像竟出聲發話了“爾等是何人,竟然擅闖我地藏寺,攻擊菩薩金身?念爾初犯,暫借饒恕,還不趕快速速離開,否則定超度爾等,絕不輕饒!”

    原來韓翌趙云兩人來到紅沙島,一番循跡排查,發現了這座地藏寺,進來后,看見此塑像恐怖詭異,就動手攻擊了一次,沒有料到此塑像詭異之處遠超想象,受到兩位玄元境修士的攻擊后,此塑像竟紋絲不動,所以兩人才如此神色凝重地盯著這座塑像,而袁重暉竟在這時闖了進來。

    韓翌等三人沒有想到這座僧人塑像竟會發聲,面面相覷后,齊齊向后退了一步,事情越發變得詭異起來。

    就在三人躊躇之際,僧人塑像的雙手合十處傳來一絲微弱的聲音“三位趕快把這座塑像毀掉,他是無色羅漢一縷神魂的寄托之物,專門靠吸收人的神魂來修煉九幽轉藏法術,一旦修煉成功諸天萬界將萬劫不復!”

    “無色羅漢?”三人是面面相覷,不知無色羅漢是何許修士。

    “孽障,叛逆之人,休得胡說!本羅漢念你修行不易才放你一馬,原想你能幡然悔悟,沒有想到竟是魔念深重深入神魂,在此胡言亂語!而你們則是天堂有路不去走,地獄無門自來投,既然如此,本羅漢就超度爾等!”這座塑像獰笑著,全身散發出陣陣黑氣,向著袁重暉三人卷過來。

    “快走!”韓翌對著趙云王武兩人大聲叫道,用袖子一卷地上的王武等人,快速向著廟外遁去,趙云、袁重暉也不敢怠慢,緊跟其后。

    “嘖!嘖!嘖!沒有用的,多么純凈的魂魄,那滋味肯定是不錯的!”隨著獰笑聲響起,地藏寺里頓時是黑霧彌漫,幻陣發動,竟把整個紅沙島包裹在了其中。

    本來佛像里的神魂早就可以動手的,只是韓翌趙云兩人身上佩戴著預防神魂攻擊的法寶,而且他他那一縷受傷的神魂還是偏弱才沒有動手,只盼望著兩人快速離開,息事寧人算了,現在事情已經敗露,不動手也不行了,隨拼著再次受傷也要把眼前的三人給干掉。

    袁重暉被一團黑霧包裹,伸手不見五指,也不知韓翌、趙云二人身在何處,只覺得陣陣陰森之氣不斷地向著自己的識海包裹滲透,似是要把自己的識海吞噬掉。

    袁重暉趕緊運起浩然正氣,想要把這種陰森之氣驅除出體外,但是這種陰森之氣已不是先前的一道而是一團,他修煉的浩然正氣還遠沒有那么強大,所以在這團陰森之氣面前顯得就微不足道了。

    “哈!哈!哈!費力的掙扎是徒勞無益的,還是乖乖地把魂魄交予羅漢爺我吧!”這團霧氣發出了令人心悸的狂笑。

    袁重暉這時心里是一緊,心說我的祖宗耶,要命之時,黑白紋圖、鴻蒙珠和 “爭”之刀意怎么都巋然不動了呢?難道它們也都畏懼了?

    他在找不到希望的時刻,有了一絲絕望的念頭,“難道我的命就這么薄,最終還是要殞命于此?”

    在他正心驚膽戰的危急時刻,識海里沉寂不動的刀形書簡突然光芒大盛,化作一個魁偉的漢子,漢子嘴里哼了一聲,“宵小之輩也敢胡作非為!”手握一柄大刀向著這團陰森的霧氣劈去。

    “啊!是狂龍怒海!你是莫問天的傳人?莫問天,總有一天我會找你算賬的!”隨著這聲驚叫,這團陰森的霧氣頓時消失不見,漢子和大刀重又消逝,變回成了書簡,眼前的迷霧也消散不見了。

    袁重暉再看佛龕里的塑像,已經粉碎一地。從粉碎的塑像中飄逸出一個隱隱約約小沙彌的形象,他雙手合十,向著袁重暉行禮“阿彌陀佛,小僧一恕,施主毀去了無色羅漢的一縷魂魄,功德無量,后會有期 ! ”說完消散在空中。

    袁重暉本想說,“不是我,是書簡上狂龍怒海的刀意!”可是小沙彌早已消逝不見,是訴無可訴,只能悶在心里。

    經此一事,他心中有了不小的疑問,為什么關鍵時候黑白紋圖、鴻蒙珠和 “爭”之刀意怎么都巋然不動了呢?他結合之前的情況,琢磨出了一些東西,雖然有些是想入非非,純屬瞎想。

    一是狂龍怒海刀意的主人叫莫問天,此人厲害無比。

    二是鴻蒙珠、爭字符和狂龍怒海書簡之間的微妙關系,狂龍怒海書簡你不是高傲地居于鴻蒙珠上面嗎,好,你是老大,那么大的問題就應該由你解決,所以這次鴻蒙珠、爭字符里的“爭“之刀意才會按兵不動,讓狂龍怒海書簡出出風頭。

    三是爭字符打上了袁重暉“爭”之烙印,也有自己的尊嚴,在鴻蒙珠和狂龍怒海書簡占據了識海的情況下,跑到了心口處,來保持自己的自尊心。

    袁重暉按下心中亂七八糟的想法,前去尋找韓翌和趙云等人,看見他們正站在地藏寺門前閉著眼睛臉色蒼白地調息順氣,看來雖有法寶護體,修為又高,但對于這種神魂的攻擊也不好受,不過畢竟修行境界高,很快面色就由白轉紅,長俗了一口氣后,驅除出識海里的陰森之氣,身體恢復了正常。

    趙云大喊了一聲“好可怕的陰森之氣!”

    韓翌是臉色十分的凝重。

    兩人睜開眼,看見袁重暉像沒事人似的,非常驚訝。

    韓翌就出聲問道“重暉,剛才發生了什么?無色的塑像有沒有被毀掉?“

    袁重暉不能實話實說,只能含糊應道“我也不知道,只覺得在糊里糊涂之中,有一把大刀似乎是從天外飛來似的,一刀就把塑像連同滿寺的陰邪之氣給劈掉了,可能是驚動了某個隱藏的大能出手。”他說的是半真半假,否則也沒法自圓其說。

    “哦!原來如此!”兩人長舒了一口氣,也唯有這樣解釋才合情合理。

    他倆再次進入寺內進行察看,看見地上滿地的塑像碎片,果然如刀砍一般,看來還真是如此!在寺內察尋了一圈,沒有發現其它東西,只得作罷,無奈離開,再回頭看地藏寺,兩人還是有幾分驚悸。

    韓翌大戟一掃,“這個藏污納垢禍害人命的地方還是毀掉才是!”地藏寺頓時應聲變成了一片瓦礫廢墟。

    趙云用手中的長槍戳戳地“這個地方莫名其妙地平空出現了奇怪的地藏寺,其中必有蹊蹺,難不成暗中有人搗鬼不成?”

    韓翌若有所思道“趙兄說的有道理,這恐怕不是小事,還煩請趙兄你多下功夫,調查一下才是!”

    趙云點頭答應了,二人在治好了王武等人后很快離開了紅沙島,說是有事要辦,讓袁重暉他們自己回去。

    在韓翌破壞了地藏寺這個幻陣的中樞后,整個幻陣頓時癱瘓了,袁重暉王武等人得以順利地離開紅沙島,回到了秦州韓府。

    也是
球探比分即时网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