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玄幻小說 > 我有一個名將系統 > 第85章 失蹤的種千柔
    四馬一牛,在官道上狂奔。

    林蘇一身白衣,翩翩公子,瀟灑無比。

    其他四人則都是仆人打扮。

    看去也是富家少爺帶著家丁,游覽罷了。

    不過,一路上,最惹眼的,怕就是元霸了。

    騎著牛、扛著錘,身體高大的他,賺足了眼球。

    再加上,一頓飯要吃十人份飯量,不知道讓多少飯店的老板驚訝。

    “元霸就是飯店行走的財神爺。”

    楊再興看著元霸狼吞虎咽的模樣,調侃道。

    “俺吃飽了,才有力氣。”

    元霸不以為然道。

    “你是不是從小就能吃,所以爹媽養不起才讓你成為孤兒的?”

    關索苦笑著搖了搖頭。

    一般人家,絕對養活不了元霸。

    “俺不知道……可能吧。”

    說起身世,元霸也沒有苦惱。

    反正在他簡單的世界里,基本不存在哀愁。

    “好了,吃完趕緊出發,趁著天沒黑,應該能到解州。”

    林蘇看了看天色,距離解州已經不遠了。

    一直擔憂種千柔安全的他,站起身道。

    “是!”

    四人立刻站起身,付過了飯錢后,翻身上馬。

    再次出發,一路之上并無波折。

    夜幕時分,他們便到達了解州城。

    此地以鹽為業,往來也有很多鹽販子。

    整個解州,大大小小的鹽店足有幾百家,各種旗號背后,都有著不同的老板。

    因為鹽業發達,也成為了一個熱鬧的小城。

    往來客棧、煙花巷自然也是多如牛毛。

    五人的到來,雖然引得注意,卻也都不知道他們的真實身份。

    來到此地,第一件事,自然就是去找種千柔了。

    信中已經留下她所住的客棧名稱。

    當來到店前,看著那高掛著燈籠的客棧,也算是比較干凈的地方。

    不待他們下馬,里面的伙計已經跑了出來

    “五位爺,住店嗎?小店房間干凈,價格公道。”

    熱情的拉住馬韁,小二的目光卻落在元霸的牛上。

    長這么大,不曾見過有人把牛當坐騎的。

    “我們住店,也是來找人的。”

    林蘇翻身下馬,邁步向著里面走去。

    “爺,找的是哪位?”

    看出林蘇的少爺,店小二趕忙候著。

    “天字三號房的客人,帶我去吧。”

    這是種千柔留下的地址。

    不過聽到這話,小二愣住了。

    “這位爺,可是要找一個女俠嗎?”

    打量了一眼林蘇,小二趕忙道。

    “沒錯,她在吧?”

    林蘇點了點頭。

    “爺,還真別說,那女俠出去兩天都沒有回來了,房錢留下的也不多,掌柜的剛才還說,要不要將行李取出來呢,你要是她朋友的話,還麻煩爺聯絡她一下,小的們也不敢冒犯了女俠的房間不是。”

    小二的話,讓林蘇眉頭一皺。

    隨手從懷中取出一錠銀子,丟給了店小二。

    “房錢你不用擔心,倒是她何時走的,去了哪里?”

    這可是大宋,沒有電話聯絡。

    兩日不歸,讓林蘇不由擔心種千柔的安全。

    畢竟,她信上所言,有人曾偷襲過她。

    “爺,小的哪知道女俠去了哪里,就是兩天前一早,見女俠出去之后,就不曾在回來過,小的傍晚去送開水,也不見有人應門,女俠的脾氣,小的也不敢進屋。”

    店小二一起提種千柔,竟然是一臉懼色。

    怕是她已經展露過自己的本事。

    “帶我去她房間看看。”

    種千柔的莫名失蹤,讓林蘇隱約有了不好的預感。

    趕忙讓店小二帶著自己,來到了樓上。

    推開房門,但見房間里很整潔。

    臨街的窗戶緊閉,被辱也疊的整齊,卻不見人。

    “少爺,種姑娘會不會是換了地方?”

    楊再興看出林蘇的著急,趕忙開口道。

    畢竟他們從汴梁趕來,很有可能錯過種千柔發回去的信箋。

    “包袱還在,怕沒有那么簡單,你們三人,立刻出去,在解州城內尋找一番,看看能不能找到種千柔。”

    林蘇看著床邊放著的行囊,里面是種千柔的衣物。

    若是換了地方,怎會不帶著呢。

    “是!”

    楊再興、關索和秦風,答應一聲,邁步便向外走去。

    至于元霸這種愣頭青,也只能跟在林蘇身邊。

    “小二,把燈點上,今晚我就在這里等著了。”

    林蘇坐在屋內,面沉似水。

    心中著急,卻又無的放矢,除了等待,他毫無辦法。

    不多時,小二便送來蠟燭。

    房間頓時明亮起來。

    若是種千柔看到,也一定會返回的。

    林蘇坐在那里,微閉雙眼。

    天空中,赤眼金雕振翅而行,在這不大的城鎮里,來回翱翔。

    時不時低空略過,尋覓著種千柔的身影。

    可直到林蘇的眼睛生疼,也不曾發現種千柔。

    一個多時辰后,三人紛紛回來,卻都不曾找到種千柔。

    “看起來,她應該是遇到麻煩了!”

    林蘇面色冷峻的坐在那里。

    想不到,自己這么快趕來,還是慢了一步。

    心中不免悔恨,就不應該派她前來。

    “少爺,要不要報官?”

    楊再興趕忙道。

    “報官有屁用,天下官差都一樣,哪有幾個會干活的。”

    關索冷哼道。

    “那咱們怎么辦?有力無處使啊!”

    秦風一臉茫然。

    “好了,你們繼續在這里等著,若有消息,來城隍廟找我!”

    林蘇站起身,看起來,他只能去找線索了。

    走出客棧,林蘇并沒有直接去往城隍廟。

    而是在一家飯店門口,買了兩只燒雞和幾個小菜,又打了兩壺老酒。

    拎著這些禮物,他這才來到了城隍廟。

    解州的城隍廟很大,往來的香客也很多。

    不過,一到了晚上,全城的乞丐,也都會聚集在這里。

    此刻,身穿破爛的他們,正聚在一起,將白天討來的剩飯倒入鍋中攪拌。

    小叫花子一個個都眼睛發直的盯著鍋里的美味。

    股股餿了的味道,對他們來說,卻是一種不可多得的飽腹感。

    “小瘋子在嗎?”

    當林蘇步入其中,所有叫花子的目光,都落在這翩翩少年的身上。

    衣著華貴的他,怎么會來叫花子窩。

    倒是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蒙頭垢面的走了過來。

    “老子叫喬峰,小瘋子是你叫的嗎?”

    不得不說,有些巧合還真是讓林蘇驚訝。

    汴梁城的七公和解州的喬峰。

    不知道某一天,會不會在弄出個黃蓉呢。

    。
球探比分即时网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