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都市小說 > 萬族之劫 > 第18章 全軍覆沒(求收藏,求推薦)
    柳文彥升空了。

    非騰空無法浮空而行,顯然,這一刻的柳文彥意志具現成功了,正式踏入騰空境。

    肉身還未轉換,不過四周聚集的元氣就是為了讓他強化肉身所用。

    就在幾十米外,無痕此刻也是踏空而行,臉色卻是有些難看。

    沒來得及阻攔!

    “還好,還好他只是剛具現,并未肉身騰空……”

    無痕暗暗慶幸,不算最糟糕的消息。

    柳文彥畢竟老了,肉身衰敗,哪怕意志騰空,肉身還是千鈞,他自己騰空二重,還不至于怕了柳文彥。

    萬族教還是占據優勢的!

    萬石境遠多于對方,龍武衛的萬石境都被那位陳姓堂主纏住了,此刻對方也就仗著千鈞境多一些,結陣勉強自保罷了。

    “殺!”

    無痕爆發了,手中憑空出現一柄短刃,短刃之上散發出幽芒,瞬間朝柳文彥飆射而去。

    “你和文明師比遠程操控之力?”

    柳文彥就這么看著他,笑了,“畜生就是上不得臺面,文明師之強,豈是你這種人渣能懂的!”

    “定!”

    飆射的短刃瞬間定住!

    “回!”

    噗嗤!

    短刃倒回,破空而出,朝無痕飆射而去。

    無痕剛想避開,柳文彥頭頂金光,金光剎那間爆發出璀璨的光芒!

    “定!”

    這一次,定的不是短刃,而是無痕!

    無痕瞬間感覺四周空間聚攏,將他固定住了。

    “做夢!”

    無痕咆哮,暴吼一聲,七竅流血,眼中爆發出金芒,渾身血氣爆發,轟隆一聲,空氣爆鳴,無痕偏移了一步。

    噗!

    原本對準他腦袋的短刃,瞬間插入他的肩膀,血液飆射,不過好歹逃過了一劫。

    “不可能……”

    無痕面帶驚恐之色,“不可能,你剛意志具現,哪怕文明師比我稍強,也不可能定住我!”

    文明師一脈走的便是意志具現一道,所以哪怕剛具現,也比一般的騰空要強大。

    肉身一道的騰空境,意志能力未必比得上對方,可肉身強悍,氣血充盈,對方豈有那么容易禁錮他。

    “那是你太弱!”

    柳文彥笑了起來,臉色微微發白,顯然剛剛消耗不小。

    可此刻,柳文彥卻是笑聲很大。

    “萬族教,井底之蛙,也與日月爭輝!”

    “殺!”

    一聲輕喝,插在無痕肩膀上的短刃瞬間搖晃起來,無痕臉色一變,震出短刃瞬間逃離原地。

    結果,柳文彥根本不是為了對付他。

    短刃破空而出,速度極快。

    正在和城衛軍統領、緝風堂堂主交手的幾位萬石境,還沒來得及反應,短刃噗嗤一聲穿透了一位萬石的腦袋。

    其他幾人頓時大恐,剛要逃離,柳文彥意志力再度爆發。

    幾人動作一滯,兩位萬石九重的強者也不甘示弱,刀劍齊出,瞬間擊殺兩位萬族教萬石境,短刃也再次穿透一人。

    四位!

    眨眼間,四位萬石隕落!

    “無痕!”

    那邊,婦人怒喝一聲,正在糾纏城主吳文海的婦人尖銳叫道“他剛具現,意志力有限,纏住他!混賬,纏住他,你想回去被千刀萬剮嗎?”

    若不是無痕怕了柳文彥,直接跑了,柳文彥哪有機會瞬殺幾位萬石。

    一下子死了四位頂級萬石境,損失太大了。

    那邊,無痕臉色一變,接著一咬牙,再次朝臉色發白的柳文彥殺來。

    對,柳文彥裝的而已。

    強弩之末!

    之前接連定住了他的兵器和他本人,又定住了幾位萬石境修者,意志力恐怕已經消耗一空,肉身千鈞的柳文彥根本不足為懼!

    柳文彥的確臉色發白,看到無痕沖殺回來,臉色微變。

    下一刻,急忙退后。

    無痕見狀大喜,回手一招,召回短刃,速度更快三分,眨眼間破空而來,殺向柳文彥。

    柳文彥繼續退!

    嗡地一聲,無痕已經殺至,貼近柳文彥,一刀刺入他的腦門!

    “去死!”

    無痕一刀刺入,感覺極為順利,沒有絲毫阻力,喜形于色。

    就在此刻,身后有人暴喝道“蠢貨,退!”

    一聲暴喝,驚醒了無痕。

    剛剛仿佛做夢一般,此刻再看,剛剛被他刺死的柳文彥,哪還有影子,幻覺!

    意志干擾現實!

    “不可能,他剛具現,怎么會……”

    無痕腦海中剛閃現這樣的念頭,一根粉筆粗細的針瞬間洞穿了他的紫府,噗嗤一聲,如同漏氣一般,無痕體內元氣瞬間溢散,此刻連騰空都無法再維持。

    “該死!”

    那邊,婦人和老者都是急切萬分,蠢貨,無痕這蠢貨意志太過脆弱,居然被柳文彥干擾了。

    神闕被破,元氣外泄,無痕完了!

    “轟!”

    老者一掌擊飛夏兵,剛想退出戰圈,其他九位萬石境龍武衛拼死殺到跟前,死死纏住了他。

    “撤!”

    老者沒有呼喊,而是看向婦人,眼神示意。

    讓其他人留下斷后,他們撤離。

    無痕完了!

    死了一位騰空,對方多一位意志具現的文明師,他們未必就一定會輸,但是……為何要死拼?

    大不了任務失敗!

    難道還要真的廝殺到底不成!

    兩人剛達成一致,那邊,無痕腦袋上多了一柄短刃,他自己的短刃,無痕瞪大了眼睛,死不瞑目!

    他死了!

    柳文彥剛具現,他居然不敵對方,被一位肉身千鈞的文明師給擊殺了。

    砰!

    尸體砸落!

    柳文彥落地,劇烈喘息,看向那邊還在鏖戰的幾位騰空,笑了笑,沒管他們,喝道“圍殺他們!”

    話落,意志力再現!

    不遠處,正要逃跑的幾位萬石境,動作都是微微一滯,這瞬間的滯留就是死亡!

    擊殺了幾位萬石的張云、曾華二人,畢竟都是萬石九重,南元的高層,實力并不弱,兩人配合的極好,就在柳文彥定住幾人的瞬間,噗嗤幾聲,刀劍入體!

    幾位萬石境肉身破碎,紛紛跌落,隕落當場!

    這一刻,那些萬族教眾再也沒有血氣敢廝殺了!

    若是死戰到底,他們未必會輸。

    萬石境還有接近0人,兩位堂主更是壓制了龍武衛和城主,他們實力有削弱,卻是依舊能一拼,柳文彥意志力是有限的。

    可若是真的悍不畏死,他們就不是萬族教了。

    打順風仗,這些人越殺越勇。

    可一旦出現了紕漏,有了敗相,這些人不攻自潰。

    “撤!”

    “跑!”

    “快逃!”

    數百位萬族教眾大恐,紛紛遁逃。

    后背暴露給了那些執教和城衛軍,就這一瞬間,數十位萬族教眾被殺當場。

    原本就損失了一些,眨眼間,00人死亡近百,剩下的00多人分散在整個學府中。

    “逃!”

    此刻,兩位堂主也無心再戰了,任務失敗了。

    既然失敗,那就逃,沒必要將命丟在這。

    至于什么榮譽,死戰到底,那都是不存在的。

    還有什么比命更重要的?

    哪怕他們都知道,柳文彥恐怕無力再戰了,可這是南元城,一旦被纏住,他們遲早會死的。

    兩位堂主,一人三重,一人四重,畢竟強于吳文海他們,邊戰邊退,開始不斷朝學府外撤離。

    學府之外,那些潰散的萬族教眾也是各顯神通,紛紛遁逃,速度極快。

    就在這時候,學府外,忽然出現一群人。

    有老人,有中年,有殘疾。

    “弓兵,射!”

    一位頭發花白的老人,低喝一聲,下一刻,十多位老人彎弓便射!

    噗嗤!

    眨眼間,十多位萬族教眾腦袋炸裂!

    “槍兵,結陣!”

    又是數十位中老年,持槍攔截,槍出!

    “刀兵推進!”

    “殺!”

    噗嗤聲不絕于耳,逃亡的萬族教眾徹底崩潰了,有哭喊聲,有求饒聲。

    領頭的老人,撇撇嘴,有些不屑。

    就這,也敢來大夏府撒野!

    “南元民兵軍團來援,殺,片甲不留!”

    “殺!”

    一群老人,吼聲撼天。

    噗嗤,噗嗤……

    一個個腦袋掉落!

    眨眼間,又是數十人當場隕落。

    后方,追擊的城衛軍也紛紛殺到,兩面夾擊之下,萬族教徹底崩潰了!

    “蠢貨,戰場之上,豈能后退!腹背受敵,你們不死,誰死!”

    老人一臉淡漠,小場面罷了。

    幾百人的戰爭,也算戰爭嗎?

    萬族教當中,有人看到了老人,有些不甘,有些不敢相信,他認識那位老人,平日里上個樓梯都難,買個菜還要歇幾程。

    就這樣的老頭子,居然帶著一群在公園里聊天打屁的老家伙圍殺了他們?

    “看什么看?沒見過殺人?”

    老人叱罵一聲,吼道“斧兵呢?拋射!”

    嗡!

    十多柄用來砍柴的斧子飆射而出,噗嗤噗嗤,精準無比,瞬間劈碎了十多個腦袋。

    “老張,你眼瞎了!斧頭差點劈中老子!”

    老頭子大罵一聲,剛剛一柄斧頭差點劈中了他。

    后方,一位佝僂老者,滿臉無奈,“手有點抖,年紀大了,不是沒劈死你嗎?”

    “少廢話!”

    老人再次咆哮一聲,吼道“后面的小子,都沒吃飯嗎?不知道我們沒力氣了嗎?快殺,被沖出去了,老子們可跑不動,追不上!”

    “殺!”

    執教們和城衛軍、緝風堂的人也紅了眼了!

    丟人,太丟人了!

    逃竄的數百人,眨眼間被這群跑都跑不動的老家伙們殺了近百,再不殺幾個,他們沒臉見人了。

    戰斗很順利,這些人毫無紀律可言,此刻更是人心渙散,數百人圍殺他們,片刻后,萬族教幾乎看不到活人了。

    僅有的幾位萬石境還在激烈突圍,可死亡也是遲早的事。

    此刻,學府之中的戰斗,最激烈的還要屬兩處騰空戰局。

    兩人已經戰到了學府之外,此刻再也沒有任何拼死之心,一心只為逃竄。

    眼看著圍殺兩位騰空希望不大,夏兵陡然暴喝道“放他走,圍殺那女的!”

    話落,0名龍武衛沒有絲毫遲疑,瞬間放棄了老者,眨眼間朝婦人圍殺而去。

    “陳堂主!”

    婦人尖銳叫了一聲,陳堂主卻是看都不看,速度飛快,騰空而起,破空便逃。

    只要自己不死,他哪還顧得上其他人。

    幾乎是瞬間,老者破空數百米,脫離了戰圈,眼中露出劫后余生的慶幸。

    兵敗如山倒!

    剛剛還占據優勢的他們,選擇逃離的瞬間,便死傷殆盡,這讓老者再也沒有任何心思停留,大夏府,果然民風彪悍,沒想到那群退伍的殘兵居然都能爆發出如此強大的力量。

    那群老兵,有些還是千鈞中期,而且肉身衰敗,可結陣之下,眨眼間殺了一大批千鈞高重。

    這就是人族強大的地方所在,令行禁止,軍陣森嚴。

    老者慶幸無比,婦人給他擋槍了。

    婦人死定了!

    他顧不得多想,埋頭便跑,也顧不得元氣消耗,踏空而行。

    在地面上跑,太容易被堵住了。

    然而在空中,目標也很大。

    就在老者慶幸的時候,前方,不知何時,出現一位年輕人。

    “運氣不錯,逮到了一個!”

    年輕人笑了一聲,老者臉色一變,“你……”

    “大夏文明學府,助理研究員白楓,功勛點到手!”

    一聲輕笑,下一刻,老者元氣忽然渙散,臉色慘白,“你……驅散了我的元氣……”

    “是啊,多簡單的事!”

    白楓笑道“天羿教主修《羿神訣》,只是一本垃圾功法罷了,漏洞太多,天羿神族糊弄你們弄出來的修煉功法罷了,讓你們元氣反噬太簡單了……”

    “不能聊了,我還有事,你去死吧,謝謝你的功勛點!”

    白楓再次笑了起來,人沒靠近,意志之力爆發,瞬間擊破了老者九竅,元氣徹底渙散,元氣反噬,老者眨眼間沒了生命氣息。

    “賺了!”

    白楓笑了一聲,探手一招,老者身上的物件飄向他,被他收入囊中。

    “白賺的功勛點,我喜歡,騰空四重也不算少了。”

    說著,白楓看到了不遠處的龍武衛和城主吳文海他們朝這邊戰斗而來,急忙道“需要幫忙嗎?”

    龍武衛什長怒喝一聲,“滾!白楓,你一直躲著不出來,現在來收割了嗎?”

    “冤枉!”

    白楓委屈道“我真的剛到,龍武衛的人就是脾氣壞!我堂堂研究員,豈會干這種事……”

    說著,看向那邊跟著追來的柳文彥,頓時笑道“恭喜柳師伯晉級!”

    柳文彥瞥了他一眼,沒給好臉色。

    “我不是你師伯,別亂認親戚!”

    “師伯,老師臨來之前囑咐我……”

    “滾!”

    柳文彥對他也不客氣,臉色發黑,他不待見這家伙。

    白楓嘆息一聲,我招誰惹誰了?

    我真的剛到,順便幫你們殺了一個騰空四重,你們就這么對待我的?

    白楓也不說話了,飄落到一邊,沒管那邊的戰局,龍武衛加上城主,圍殺不了一個騰空三重,那真的該死了。

    “師伯……”

    白楓剛要說話,柳文彥惱怒道“誰是你師伯!”

    “咳咳,柳執教,柳執教!”

    白楓輕咳一聲,笑道“柳執教,學府那邊接到你的求援,馬上就派遣我來了,老師很擔心您……”

    柳文彥有些惱火道“我用不著他擔心!我過的很好,你來的也很遲,你想讓我記他人情?這是公事,又不是私事,算得上什么人情!”

    “對對對,您老沒說錯。”

    白楓也不介意,笑道“師……柳執教,學府沒太大損失吧?”

    柳文彥微微皺眉,身后,老府長喘息著趕來,微微有些悲哀,很快道“死了位執教,城衛軍和緝風堂死了十幾位,學員……教室中的都沒事,外面的恐怕死了十多人……”

    算下來,一場戰斗,死了接近0人。

    柳文彥臉色不好看,白楓也不再笑了,尷尬道“我真的來的很快,馬不停蹄地往這邊趕,王府長,師伯,對不起,我以為我能趕上的……”

    “哼!”

    柳文彥懶得理他,府長倒是沒責怪他,開口道“已經很好了,你把那個騰空留下,就是最好的結果。”

    至于死人……沒辦法的事。

    萬族教實力不弱,這次來了這么多人,死了0人,全滅萬族教眾,這在戰場上也是大勝。

    ……

    “好強!”

    此刻,蘇宇和陳浩也靠近了學府大門,看到了之前的戰斗。

    蘇宇有些震撼,那個年輕人好強。

    之前龍武衛圍殺陳堂主很久,不但沒能拿下對方,還差點出現了陣亡,結果陳堂主卻是輕易被這叫白楓的家伙殺了,這家伙什么實力?

    “這是文明學府的人?”

    蘇宇忍不住看了一眼前方的柳文彥,老師果然沒騙我,文明學府隨便出來一人,居然這么強!

    騰空四重的說殺就給殺了!

    而且老師意志一具現,也瞬間殺了幾位萬石和一位騰空二重的強者,太難以置信了!

    “這就是文明學府的力量,意志的力量嗎?”

    他震撼,一旁的陳浩也是呆滯,“阿宇,騰空不是很強嗎?怎么感覺……跟紙糊的似的!”

    柳文彥殺無痕如此,白楓殺陳堂主也是如此。

    快的不可思議!

    幾乎是眨眼間的事,兩位騰空就死了。

    “不知道……”

    蘇宇也是震動,他爹是千鈞九重,他一直覺得自己老爹還是挺厲害的,可現在一對比……老爹真弱啊!

    今天死的萬石都有好幾十人了!

    就老爹這實力,還要去諸天戰場戰斗,真的不怕死!

    正想著,伴隨著一聲尖銳刺耳的叫聲,婦人被夏兵一刀劈開了腦袋,身死!

    萬族教的侵犯,破碎了。

    全軍覆沒!

    數百精銳力量,一個不留,全部死在了南元。

    而這一日,蘇宇殺了兩位千鈞高重,也見識到了文明學府的強大。

    此刻在他心中,文明學府強大的可怕,隨便出來個人就是騰空,殺騰空如螻蟻,至于柳執教……恐怕真的是混的最差的。

    他不知道,白楓所謂的助理研究員,到底意味著什么。

    zhongxgpengyueweiyaoyan0

    。
球探比分即时网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