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都市小說 > 惹春風 > 第九十五章 流云國的陰謀
    榮王的提議正合了桓郁的心意。

    相較于在座的其他人,他對梁若儒的了解要深刻得多。

    若是真能將此人順利擒獲,今后祖父和父親的壓力必定會減輕不少。

    兩人正打算告退,蕭姵道“姐夫,我也隨榮王叔叔和桓二哥一起去大理寺。”

    天慶帝既然把這件事告訴她,自是不會拒絕這樣小小的要求,笑道“去吧,遇事多聽榮王和桓二公子的,切莫擅作主張。”

    “知道了。”蕭姵站到了榮王身側。

    父王和蕭姵都要走了,魏鳶哪里還肯留下。

    可惜他剛想開口,天慶帝就笑道“鳶弟隨朕一起去寶華宮陪太后說說話,她老人家這些年時常都在都念叨你。”

    魏鳶悄悄癟了癟嘴,他一個十幾歲的少年郎,與年過半百的老太太能有什么好聊的?

    可提出邀請的人是皇帝陛下,年過半百的老太太是太后娘娘,他就是再不懂事也不敢出言拒絕。

    “是,皇兄。”他可憐巴巴地目送著蕭姵等人離去。

    離開皇宮,蕭姵三人各自上馬,用最快的速度趕到了大理寺。

    不出所料,劉知府果然與大理寺的官員們在一起。

    兩日之內第三次見面,蕭姵與他也算熟人了。

    雙方見禮后,秦大人為榮王等人介紹了大理寺的一眾官員。

    因此事不便聲張,秦大人親自帶領幾名貴人去往關押幾名嫌犯的牢房。

    見劉知府落在最后,蕭姵特意放慢腳步等了他一會兒。

    劉知府是個乖覺的人,忙朝她拱了拱手,躬身道“郡主有話盡管問,下官一定知無不言。”

    蕭姵淺笑道“劉大人此次徹查城南盜竊案,收獲可真是不小。”

    劉知府道“郡主所言極是,這幾年京城繁華安寧,不僅是百姓,就連官員們也有些麻痹了。

    沒想到這份安寧下面竟是暗潮涌動,下官只是手稍微緊了緊,竟查出了那么多的問題,實在是慚愧得很。”

    “花世子的綁架案可有進展?”

    “郡主放心,下官昨日已經依照您的吩咐派人前往襄陽郡。”

    蕭姵點點頭“那楊龐醉后失足淹死,斷了一條十分重要的線索,只能期盼在他家中能夠有所發現。”

    劉知府贊道“郡主心細如發,下官佩服。”

    說話間已經來到了牢房門口,兩人都不再說話,跟隨前方幾人一起走了進去。

    蕭姵從來沒有見過真正的牢獄,本以為此處定是陰暗潮濕老鼠滿地跑,沒想到牢房也是分三六九等的。

    因為梁若儒的身份特殊,大理寺的官員們特意將幾人關在一個單間,除了淡淡的血腥味,整體看起來還算干凈。

    幾名嫌犯才剛受過拷打,精神狀態極差。

    秦大人指向其中一人“王爺,據其他人指認,此人便是流云國兵馬大元帥之子梁若儒。”

    眾人皆凝神望去。

    大理寺負責行刑的人都是老手,幾名嫌犯雖然吃了不少苦頭,臉上卻連皮都沒有蹭破半分。

    此人三十左右的年紀,面皮白凈未曾蓄須,輪廓與榮王畫像上的梁若儒竟有幾分相似。

    榮王眉頭緊鎖,對秦大人道“讓他睜開眼睛。”

    “是。”秦大人對一名獄卒使了個眼色。

    那獄卒應了一聲,朝那人走了過去。

    不多時那人便痛苦地哼了一聲,睜開了緊閉的雙眼。

    “桓二公子?”榮王詢問桓郁。

    看過嫌犯的眉眼,他的失望又添了幾分。

    因為他的眉眼與自己畫像中的人同樣有幾分相似,那一個是假的,這一個又怎么可能是真的?

    果然就聽桓郁十分肯定道“這也是假的。”

    話音剛落,那嫌犯卻突然發出一陣尖利的笑聲。

    獄卒一把捏住他的脖子。

    榮王道“放開他,本王倒是要看看他能笑得了多久!”

    獄卒依言松手。

    那嫌犯咳嗽了幾聲,啞著嗓子道“老子犯什么法了?那幾個蠢貨說老子是誰老子就是誰?真是一群膿包!”

    “你給本官閉嘴!”秦大人擔心榮王生氣,大聲呵斥道。

    榮王擺擺手“將此人好生看押,咱們走!”

    一行人很快便走出了牢房。

    回到秦大人平日辦公的小院,榮王道“兩名嫌犯雖然都不是真正的梁若儒,但他們的容貌有幾分相似之處,充分證明了咱們之前的猜測,流云國定然有陰謀。”

    秦大人和劉知府不知內情,都不敢接話。

    桓郁道“王爺所言極是,兩人容貌相似絕非巧合,而是有人刻意安排,目的就是要擾亂我們的視線。

    在下相信,其他地方絕對還有其他容貌相似者,只是暫時還沒有暴露。”

    蕭姵也道“我贊同桓二哥的說法,若非如此,他們絕不會這般輕易地暴露身份。”

    榮王道“桓二公子,依你之見咱們下一步該如何行動?”

    桓郁沉吟了片刻后才道“動靜越大,就越能說明梁若儒此行的重要性。

    流云國的國力與野心并不匹配,單靠他們自己想要圖謀大魏無異于癡人說夢。

    因此在下認為,梁若儒此行的目的應該是北上。”

    蕭姵道“一般來說,北戎年景不好時,襲擾大魏的次數會增多,規模也更大。

    但這一二年北戎風調雨順,就連馬匹的價格都比前幾年低了兩三成。

    而且十八年前那一場大戰,北戎的損失并不亞于大魏,也同樣需要休養生息。

    即便梁若儒順利抵達北戎,他有能力說動那些部族首領出兵么?”

    桓郁道“那么……小九認為梁若儒此行的目的是后一種?”

    蕭姵搖搖頭“不,我認為他花費了這么大的精力,目的應該不止一個。

    他北上與北戎的部族首領會面,同樣可以順道與想見的人會面。”

    榮王笑道“聽你們兩個的意思,是打算親自去一趟雁門郡?”

    桓郁道“在下的確有這樣的打算,畢竟親眼見過梁若儒的人并不多。

    不過,此事還是應該稟報陛下,若陛下允準,在下便盡早出發前往雁門郡。”

    榮王點點頭,又對蕭姵道“小九呢?”

    蕭姵忙笑道“我又不識得梁若儒,去了也沒有什么用處。

    再者說,麒麟衛才剛成立沒多久,兩個隊長都離開了,那還像什么樣子。”

    。
球探比分即时网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