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都市小說 > 執鞭之士 > 第二百零四章上市計劃
    <r />

    銀葉財行是做實體起家的,名下的實體企業是其金融能夠立足的基礎;與草草創立的新城食品不同,花七牙膏是一個有著近二十年歷史的知名品牌,早在許哲讀小學的時候這個品牌就已能夠在梅地亞大樓競標。<r />

    <r />

    時過境遷,恍眼十數年過去了,昔日風光無限的品牌在新興品牌的擠壓下市場規模不斷收縮,在牙膏行業淪落成了一個二流品牌;去年銀葉花費重資收購花七,之后又投入了不少人力,物力和財力,在一年的時間是這個品牌又煥發了生機,但這個品牌對銀葉到底有什么意義許哲卻是不明白。<r />

    <r />

    最大的意義大概是讓銀葉財行看起來不那么像沒有根基的空中樓閣吧,他暗暗想道。<r />

    <r />

    許哲知道陳東輝所謂熟悉這個品牌不是叫他去生產車間看工廠的流水線,也不是看原材料之類的東西,那些是車間主任的事,他要看的是花七牙膏的銷售量,銷售額,市占率等各項指標,各項數據心里都要有數。<r />

    <r />

    他找胡眉要了花七牙膏負責人的號碼,請他發幾份文件過來;聽說是產品部的人,花七牙膏的負責人與行政部周依依核對了身份后就安排秘書與許哲對接,把他需要的文件資料一一通過郵件的形勢發送給他,許哲點開郵箱里的文件,當看到有招募計劃書的時候心里就有了一些眉目。<r />

    <r />

    “周游,公司要把花七做上市,是嗎?”,<r />

    <r />

    知道這一類的消息周游最是靈通,許哲端著茶杯晃晃悠悠來到周游的辦公室;兩人雖是在門店輪值,但周游在公司一向自由,工作時間也沒有人約束他。<r />

    <r />

    周游道“許哥,你已經知道啦?”,<r />

    <r />

    “我看到了招募計劃書,去年的版本,就是說去年收購的時候公司就已經有相關的計劃了,我早該想到的,公司花重資收購花七,又投入了這么多的資源,目的不是要拯救一個淪為二流的牙膏品牌,而是要把它做上市;上市后如果運營得當,公司的市值可以擴大很多倍,有了市場估值再募集資金也會更容易,這是結合了實體和金融的玩法”,<r />

    <r />

    周游笑道“一個招募計劃書就能想到這么多,可能是對的吧,不過我無法幫你印證,只知道公司想要把花七做上市是真的;估計的話這個上市的項目會有你的一份”,<r />

    <r />

    “許哥,你可要抓住機會,接手上市項目的機會可不常有;陳叔能夠坐上總監的位置就是因為在新城食品上市的項目中一戰成名的,花七的盤子比新城食品大得多,搞得好了負責人得道,參與項目的人也能跟著雞犬升天”,<r />

    <r />

    “但愿吧”,<r />

    <r />

    有新城食品拉升股票的隱憂在前,許哲現在對于公司的項目并不十分放心,不過要是有經手上市項目的機會他也不會錯過,對一名產品經理來說,參與一個上市的項目就是他混跡于金融圈最大的資本,無論是在本公司的升職還是跳槽去其他公司,這都是一個很大的籌碼。<r />

    <r />

    年初,股市沒有什么波動,許哲手里的幾個賬戶都十分穩定,到了月末的時候該收取賬戶管理費的時候他給客戶一一做了回訪,因為賬戶都在盈利,所以回訪的過程十分順利。<r />

    <r />

    rsa的賬戶他剛接手還不超過半個月,但卻是花費心思最多的,給rsa回訪的時候他也先醞釀了一番,向她講解的時候把晦澀艱深的專業詞匯都做了修改。<r />

    <r />

    “于總,開年后股市很平穩,基金與股市大盤是息息相關的,所以表現的很平穩,這個月的收益比上個月增加了002個百分點,下個月預計會有一定的波動,但我會盡力保持穩定”,<r />

    <r />

    他對rsa的稱呼也改了,以前是直呼其名,陳東輝叫她“于小姐”,但現在以她的身份只能叫她“于總”,<r />

    <r />

    rsa笑道“賬戶我昨天看過了,許老師做的很好,交給你打理我很放心”,<r />

    <r />

    當初賬戶轉移的時候陳東輝評價許哲“業務能力卓越,性格偏內向,但穩重可靠”,這很符合rsa選取產品經理的標準,現在看來陳東輝對他的評價大體不差。<r />

    <r />

    “許老師,下周有空嗎?家里有個宴會,想請你參加”,<r />

    <r />

    與許哲聊了幾句她旋即轉到下周的家宴上來,佟宇浩和她都不是本地人,但生意的觸角要伸到這里就難免要先把人脈給鋪開來,佟宇浩不定期會在家里舉行宴會,邀請他生意場上的朋友到家里做客,除了與他有合作關系的幾名老板外圈內一些有名的實業家,操盤手,評論師及產品經理也都在邀請的范圍之內,這一次的宴會許哲和侯永順都在邀請的名單里。<r />

    <r />

    對于rsa突然伸出的橄欖枝許哲有些意外,卻也意識到這很有可能是一個具有商業性質的宴會,當下并沒有推辭,道“下周什么時候?”,<r />

    <r />

    “周二,許老師要是不方便的話我安排車接你”,<r />

    <r />

    “方便,到時少不得打擾你”,<r />

    <r />

    宴會的邀請本是好意,再讓她安排車來接就太托大了,許哲向來知道進退。<r />

    <r />

    rsa笑道“那,下周見”,<r />

    <r />

    <r />

    <r />

    在電腦前跳了一支熱舞后蔡小芬又坐到屏幕前來,正了正嘴邊的話筒,以甜美的聲音恢復著網友的示好。<r />

    <r />

    金輝倒閉后整個貴金屬行業都在走下坡路,蔡小芬在這個行業浸淫了好幾年,專業知識全部都在這個上面,當行業寒冬來臨時她也面臨著擇業上的困境;去年的股市牛市里她和龐超一樣自恃專業,投了一筆錢進去,而結果也和龐超一樣虧得血本無歸;出去找工作也不順利,由于手下沒有人,沒有哪個公司愿意她空降進來做經理,時下正值直播行業興起,她思襯著自己也有幾分姿色,年齡也還不算大,何不從事這個門檻低,上限卻高的新行業?于是便網購了攝像頭,賣和美顏神器做起了主播,熟料這個行業看似自由,其中壓力卻比其他職業更大,想要出頭更是難上加難,每天應對著那些精蟲上腦的臭絲讓她煩不勝煩,卻又不得不笑臉相對。<r />

    <r />

    正唱間敲門聲響起,蔡小芬匆忙唱完一曲,聽敲門聲不斷她才摘下耳麥道“來啦,別敲了”,<r />

    <r />

    理了理頭發,正了正自己的衣服,她小跑過去開門,門打開后臉上卻不禁愕然。<r />

    <r />

    “額孫總,小龐是你們啊”,<r />

    <r />

    <r />

    <r />

    <r />
球探比分即时网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