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玄幻小說 > 極夜玩家 > 001 四月·暗墮·鳴緒
    李想驚愕地看向緋月,不解地問道“怎么突然這么問,緋月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鳴緒的關系,我是不可能入贅到你們月家的,不過還是謝謝你的好意。”

    他能感覺到緋月說話時語氣的凝重,顯然不是無的放矢。

    “這不是問題,入贅只是名義上的說法罷了。我們月家的傳統是任何男人要娶我們家的姑娘,就要以入贅的名義進入,但實際上,如果你的實力足夠強大,月家的姑娘也是可以隨你走的,就是名義上的入贅而已。”

    緋月撩起耳邊的發絲,繼續說道,

    “我有一個妹妹,今年正好十八,可以婚配給你,絕對不會干涉你和鳴緒的事情,她做妾做小也不是問題,不考慮下嗎?”

    “這對那位小姐太不公平了吧,而且這輩子,我只會和鳴緒結婚的。”李想搖頭,“到底怎么了,緋月姐,你有話就直說吧。”

    “唉,李想,你難道還不清楚?極夜危在旦夕啊。”緋月嘆氣,抽出后座靠椅上的光幕儀器,撥弄了幾下,顯現出一大堆數據來,“數天前,月家收到了可靠消息,死海海底出現了數百扇深淵之門,其中近半有開啟的征兆,你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嗎?”

    “一扇深淵之門可以爆發一次異種浪潮,它們和一般的異種不同,大多是某只君王級災厄的眷族,這樣的浪潮一次就足以讓邊境大傷元氣,要是爆發十次以上,那個邊境地帶就不得不被放棄。而你們的大學,就處于死海之上,你的后臺是極夜對吧,這次危機,受損最大的必然是極夜!”

    緋月一邊解釋一邊調出各種數據給他看。

    “不是說學校已經在申請搬遷了么?”李想疑惑地問道,“打不過撤退不就好了嗎?”

    “哪有那么簡單,你知道為什么燈塔學院會建設在死海之上嗎?因為第一燈塔,那是傳奇玩家燈塔大人留下的瑰寶,也是你們極夜的信念之塔。”緋月顫抖著雙手,慢慢說道,“很多東西,不是我們想象的那么簡單,假設深淵之門真的爆發,一定要有人守護時,你說會怎樣?”

    “那只有極夜魔法師大人出手了。”李想沉聲回答,這是唯一的可能,只有9級玩家才有可能阻擋這樣的天災。

    “對,那么一旦極夜魔法師大人隕落呢。”緋月輕輕答道,“要真的有那么一天呢?”

    “你是說,我們會成為被瓜分的肥羊?”李想腦海里瞬間升起妖家的慘狀,又回憶起了剛與白彌茶訣別時,她的神情和話語。

    “無論有沒有這種可能性,外面都在編織著一張足以籠罩整個極夜的網,你現在不抽身離開,真的發生,就難了。”緋月此行的目的就是這個,她雖然自身實力一般,但是來歷極大,有她出面,一定能將李想拉進月家,有五大王座做靠山,他才能更穩固的前進。

    “我明白了,多謝你的好意,緋月姐,不過你也說,很多事情,不是那么簡單的,再說了,還沒到那一步呢。”李想笑著搖頭,拒絕了她的提議。

    “唉,我就知道是這樣,這次就是給你提個醒,我看最近很多世家都在蠢蠢欲動,你千萬要當心點。”緋月聽說了不少李想的事情,其實當初她留下月家印記,只是希望他能因此照顧好她留下的老伙計們,沒料到這個少年能折騰出這么多事情來。

    轉眼間,他竟然已經是一個3級魔術師,而且還建立了自己的上層家族。

    蒸汽機車一路前行,很快就停靠在了那座高聳入云的白色魔法塔下。

    這就是七大陸都赫赫有名的第一學者之塔,人類紀元最高智慧的結晶——時計塔。

    南陸是月家的領地,不過1區里有一塊獨立的區域,不歸月家管轄,就是這片充斥著各種魔法氣息的奇幻都市。

    時計塔是五大王座外的三大勢力之一,和主經營的威賽克斯以及主管理的卡塔斯兆菲委員會不同,時計塔主研究,與世無爭。

    不少大名鼎鼎的學者就出自這里,也有很多玩家辭去其他職務和身份,來到時計塔成為一個默默無名的學者。

    千百年來,他們不斷為七大陸做貢獻,許多現在沿用的知識體系,包括魔術回路體系都是時計塔的研究成果。

    很多時候,時計塔學者的身份比世家家主還有地位。

    魔法塔前有無數高大的超級石碑,這些都是通往各地的傳送石,不斷有各種各樣的人從中走出,行色匆匆,前往各個方向。

    一道光芒在石碑上匯聚,然后化為了兩道光影。

    “呦,氣色不錯嘛。”一襲黑色風衣的黑夜之影從光幕里走來,這個便宜老師自從他進入大學后就沒出現過,似乎一直在四處奔走,她身旁苦著臉的正是那時作為終極試煉執行官的時計塔學者菲力奧斯。

    站在一位超級美女身側,還要不停地抵擋著那股恐怖的魅惑之氣,讓菲力奧斯苦不堪言。

    “老師,菲力奧斯大人。”李想恭敬地行禮,這可是兩名6級玩家,中生代里的佼佼者。

    黑夜之影親昵地摟過李想,肆無忌憚的將他按在懷里蹂躪“嗯嗯,身子骨壯實多了,修煉的挺好,等你完成學院杯,我帶你回薔薇女仆團總部玩玩吧。”

    被黑夜之影像娃娃一樣捏來捏去的李想哭笑不得,只能一個勁地點頭,這位老師還是這么我行我素,幾句話,幾個動作就引來了不少人圍觀。

    “好了,你別再折騰他了。”菲力奧斯看不下去了,連忙將快斷氣的李想從她懷里拉出來,“讓我帶他去了解下學院杯的東西,這位是?”

    “菲力奧斯大人您好,我是月家的緋月。”緋月恭敬地行禮,面對時計塔的學者,她還是要做足禮數的。

    “緋月?‘紫緋弦新’,原來是緋月二小姐,你好。”菲力奧斯笑著回禮,看到一名時計塔學者對緋月回禮,李想更加好奇緋月的出身了。

    明明她就讀一個普通玩家大學,實力也一般,怎么感覺來頭那么大?

    “哈哈,我這小徒弟還不知道你的身份?”黑夜之影輕笑,順手又捏了捏李想的臉頰,“月家有四大小姐聞名南陸,她們是月王大人的四個親生女兒,也是月家唯四沒有月姓的本家小姐哦。”

    “紫月、緋月、弦月、新月。”菲力奧斯接話,“在你眼前的這位緋月小姐,分管的是月家的所有產業,是南陸第一富婆。”

    李想恍然,再看緋月,總覺得有些怪怪的。這家伙分明在鬼城時,連兩億的錢都湊不齊,差點回不了南陸了啊。

    似乎是知道他在想的事情,緋月連忙沖著他眨眼間,好像在告誡他不要說起這個。

    記得那時,她是因為得知了一個有關星空亂流的秘密,才不敢露頭的吧。

    “那緋月姐,你剛才說的妹妹?”李想一陣頭大。

    “啊,是我們家的小四,新月,她今年剛十八歲,也參加了終極試煉,聽說成績不錯呢,小四很有修煉天賦的哦。”緋月露出一個狡黠的笑容。

    李想狂汗,這家伙居然想讓大名鼎鼎的月家四小姐給自己做小做妾?

    兩人頗有默契的閉口不提。

    就在四人說笑間,一道嬌小的身影忽然竄了出來,小手指點著李想“李想!終于找到你了!”

    菲力奧斯嚇了一跳,看清跑來的小蘿莉后,又是一驚。

    這小子怎么凈是到處拈花惹草啊。

    “星靈妹妹,你怎么來了?”緋月看向小蘿莉。

    這個鼓著腮幫子,恨不得和李想大戰三百回合的小蘿莉正是當初在終極排位賽敗給李想的月星靈。

    “我是來挑戰李想的。”

    “放過我吧”李想苦笑,有點扛不住這只小蘿莉的粉拳攻擊。

    趁著他們打鬧間,菲力奧斯和黑夜之影也順帶解釋了下這次學院杯的規則。

    黑暗低語的主戰場是遺棄的天空族廢墟,這個曾經活躍在這片世界的上古種族和第一批玩家協同作戰過,最后整個種族暗墮,遺跡被污染,成為了廢棄之地。

    而這一次的學院杯規則很簡單,進入天空族廢墟的試煉者們會被分為兩大陣營,墮天使和圣天使。

    墮天使陣營的試煉者們將得到暗墮天空族的眷顧,而圣天使陣營的試煉者們將得到原天空族的祝福。

    兩大陣營直接開戰,獲勝的一方將得到大量積分和人類陣營貢獻度獎勵,甚至能得到災厄女神贈送的魔化武器裝備!

    對于這群3級魔術師而言,魔化武器裝備是當下最能提升實力的東西,明年的星空亂流將至,有越多的底牌,越有機會成就玩家序列。

    翡翠之森獎勵的是大量源質資源,已經分發到了各人手中,偏偏李想已經不缺源質。

    深海國度獎勵的是人類陣營貢獻度,李想也不需要,他拿了兩件災厄物品,算是為以后做準備。

    而從積分和獎勵來看,黑暗低語顯然才是重頭戲。

    “話說這次學院杯和以往差別真大,尤其是這一場,模擬兩大陣營?居然還有暗墮的”黑夜之影咂舌,感覺愈發看不懂災厄女神的操作了。

    李想點頭表示贊同,正好在這里遇見了老師,他將帶來的小精靈龍交給了她,拜托老師照顧。

    這小家伙是巨龍族和妖精族的寶貝,萬一真在七大陸出了事,這兩大種族怕是會沖出來找他拼命,還是穩妥點好。

    黑夜之影笑嘻嘻地逗弄著小家伙,小家伙則是淚眼朦朧地看著李想,還以為“媽媽”不要自己了,著急地直叫喚。

    一旁鬧騰個不停的月星靈注意力立即被它吸引了過去,女孩對可愛的事物確實沒有一點抵抗力。

    嗡!

    就在這時,附近的一個石碑閃爍出極度耀眼的光柱,一些人漫不經心的將目光投射過去,很快,原本有些慵懶的眼神剎那間盡數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驚艷之色。

    嘩——

    嘩然之聲彌漫四周。

    宛如風吹過原野,在漫天遍地的野草上蕩起一陣陣漣漪,無數人的眼瞳中映照出一道孑然的纖細俏影。

    光柱下,身穿西裝制服,紅黑短裙的少女身姿玲瓏,曲線窈窕,黑色短發中間的一抹紅色挑染極度亮眼。

    她背負著一個超大的長條琴盒,神色漠然,眸子里只有淡淡流水般的光,仿佛什么東西都不能吸引到她的注意力。

    而這樣的平靜,在撞見驚愕表情的李想后,一下子被打破了。

    像是雪山被融化了,一抹淺淺卻足以讓所有人沉淪的笑容掛上了少女的嘴角。

    容貌身材完美無瑕,氣質風情舉世無雙。

    這是所有人冒上心頭的感慨。

    少女的出現,一下子將所有女孩的光彩都奪走了。

    那一笑,成為了許多少年終生難忘的美景。

    她緩步走來,很慢,仿佛時間都靜止了。

    一個高大的身影從旁走出,少年露出一個自以為帥氣無比的笑容,來到她的前方。

    “你好,我叫秦暮,來自亞陸超級世家秦家。你是一個人來這里的嗎?需要我為你講解下學院杯的規則么,我們都有時計塔學者接引,知道的比一般人都多點。對了,我來自國王大學,小姐你呢?”

    秦暮語氣溫柔,他自認身世出眾,天賦過人,外貌氣質也是一流,眼前的少女應該抵擋不了他的魅力。

    鳴緒抬起頭,一米六不到的嬌小個子讓她不得不抬頭仰視這個大個子,她微微蹙眉,這一個小動作讓秦暮心跳不已。

    近距離看,他更能感受到這個小美女的可愛動人,這么漂亮的女孩子,他居然不認識?

    一想到追到手后,她在自己懷里嬌羞的模樣,秦暮就是心頭一熱。

    鳴緒歪了歪腦袋,沒理會他,繞過秦暮直接朝李想的方位走去。

    似乎是預料到了這點,秦暮沒有放棄,繼續緊隨其后“小姐,我不是那些沒品的搭訕狂魔,我是真心想幫助你,這次的學院杯難度不小,也不一定和自己學校的同學是一個陣營,多認識些朋友,能更容易點。”

    “朋友?”鳴緒猛地頓步,回頭看他,“你要和我做朋友?”

    “如果可以,是我的榮幸。”秦暮微笑,“也許一段時間的相處,你會看到更多不一樣的東西。”

    “”鳴緒很認真地看著他,然后突然問道,“什么東西?”

    “呃,譬如說,我其實比你想象的更加優秀,更加厲害之類的。”秦暮感覺后背升起一股涼氣,這女孩竟然是個天然呆?

    還是自己的意思表達的不夠準確?

    “你很優秀,很厲害嗎?”鳴緒追問了一句。

    “也不算非常出色吧,我在國王大學中,勉強能在同段里排上前十。”秦暮笑著回答,“大三。”

    “那和我打。”鳴緒伸手去夠背上的長條琴盒。

    莫名其妙的展開讓秦暮不知如何應付,但她動的一剎,竟然有著一股恐怖的殺氣蔓延開。

    這不是在開玩笑。

    她動殺氣了!

    那一瞬,秦暮只覺得渾身血液冰冷,好像墜入了一個冰窟似的。

    “這、這我們沒有什么戰斗的理由吧。”秦暮咬著牙,抵御著刺骨的殺氣。

    這么濃烈的殺氣,得殺多少人才能凝成啊?

    “也對,那拜拜。”鳴緒若有所思的點頭,然后轉身,嘴里還嘀咕了一句,“明明是你自己說自己很強的”

    看著她漸漸離去,秦暮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氣,忽然沖上去拉住了鳴緒的衣擺。

    “糟了,那家伙死定了。”李想看得正爽,當看到秦暮作死的動作后忍不住驚叫。

    當初,他就是不知情的情況下動了鳴緒的這件衣服,被她差點打死。

    這衣服對她有著很特殊的意義。

    砰!

    很多人根本沒看清,就只聽到一聲巨響,秦暮高大的身體就和風箏一樣飛舞到了空中!

    。
球探比分即时网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