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玄幻小說 > 百看花叢自愛蓮 > 第七百九十三章:了盡春秋存道骨28
    客廳里的人在聽餐廳里的動靜,而此時,餐廳里,自從李伯離開后,就陷入了詭異的寂靜之中。

    風樹被陸修齊那句“不負責任”懟得無言以對,他能說,他不是不想負責任嗎?他是太想負責任了,可,一夜情之后,蓮兒及沈家卻消失得無影無蹤,如若不是三年前,他到殷老太太那里談什么合作,他豈會知道塵兒?又怎會得知蓮兒離世的消息呢?

    這些事,他能與陸修齊說嗎?

    陸修齊看到風樹被他的一番話,懟得只瞪眼,心里舒坦了許多,再看風樹的目光,就自在多了,可是,風樹卻臉色漲紅,眼睛噴著火光,就像要把他生吞了似的。

    二位老年男士,在餐廳內,就像爭斗的公雞似的,陸修齊懟了風樹后,看著風樹憤怒的樣子,心情有說不出來輕松,自然臉上就流露得意的神情。

    沉寂一段時間后,風樹忍無可忍,他如若再不發泄出來,可能會憋成內傷,于是,他用發紅的眼睛盯注陸修齊,喘著粗氣,低吼道,“陸修齊,我還告訴你了,我風樹頂天立地,是,我承認,我沒有迎娶塵兒的母親,這是我一輩子的遺憾,但我能堅守我的心,我的心致死都忠于塵兒的母親蓮兒,你能做到嗎?”

    “陸修齊”,風樹說到此,似乎還意猶未盡,繼續說道,“你對得起你的原配夫人嗎?你懂這個‘情’字嗎?”

    提到一個“情”字,風樹隨即想起了冷傲,冷傲曾經也對他說過,他不懂何為“情”!

    想到這些前塵往事,風樹覺得,他沒辦法呼吸了,他眼前出現了蓮兒的身影,他抬腳踉蹌地向餐廳門口走去。

    聽到風樹問他“對得起原配夫人”時,陸修齊心里就像被什么東西狠狠地撞擊了,繼而,看到風樹跌跌撞撞地離開了餐桌,走向餐廳門口,他深呼吸了一口,緊跟隨在風樹后面。

    快到餐廳門口時,他拉住了風樹,可是,風樹卻甩開了他的手,用鄙視的眼光瞅了他一眼,就此一眼,他受不了了,為什么提到感情,任何人都可以鄙視他,他做錯什么了嗎?他隱忍了三十年,難道他就沒有追求幸福的權力啦?

    于是,他站到了風樹的前面,擋住了風樹的去路,也是借著酒勁兒,咆哮地說道,“風樹,你憑什么對我的感情指手劃腳的?還來與我談‘情’,你就懂‘情’嗎?我同樣有追求幸福的權力,你選擇孤老終身,難不成,所有男人,像你一樣選擇孤老終身嗎?”

    “陸修齊,行,你好樣的”,風樹也管不了許多,借著酒勁兒,對陸修齊怒吼道,“你如今幸福嗎?不知悔改不說,把薄情寡義說成了追求幸福?真是顛倒黑白,你與那姓歐陽的,就是一丘之貉”。

    被風樹劃歸到歐氏一流,陸修齊馬上就跳了起來,他不管不顧地,用左手就拽住了風樹的衣領,右手比劃著,對風樹叫嚷道,“風樹,你、你”陸修齊一時不知如何懟風樹,比劃著的右手,就像要打向風樹的腦袋。

    倆老年男人就在餐廳門口較上勁兒了,客廳里的人,聽到從餐廳那邊傳來的陣陣雜亂的腳步聲及叫喊聲,風楠首先不淡定了,隨即起身,所有人都站了起來。

    可老夫人沒有發話,誰也不能妄自離開客廳呀!幾乎同時,大家都看向了老夫人。

    “塵兒啊!”老夫人發話了,“要不,我們過去瞅瞅?”

    老夫人話音剛落,眾人又都望向了塵丫兒,似乎在等著塵兒發號施令。

    塵丫兒看到眾人的各色表情,風楠、風琪是擔心加憂心,陸子浩除了擔心外,還帶有愧疚之色,其余人都是八卦多于擔心,就連大樸小朋友都是滿臉的八卦,眼睛盯著姑姑。

    而老夫人問她的語氣,既沒有擔心,更沒有生氣,相反,也是滿滿的八卦,塵丫兒抿著嘴,回頭望向了老夫人,看到君楚奶奶眼睛里滿是期盼,好像就等著她同意,好滿足奶奶的好奇心似的。

    而李伯也是挑眉面帶微笑的望著她,似乎,她一聲令下,就沖出去。

    塵丫兒看到眾人的表情后,樂了,用俏皮的語氣回答奶奶,“奶奶,那我們過去瞅瞅?”

    君楚老夫人聽到塵兒雖然用了一個反問句,但語氣卻是肯定的,而望向她的眼睛里,明媚中帶著絲絲狡黠,用手點了點塵兒,寵溺地說道,“小狐貍”,隨即向大家宣布,“走,過去瞅瞅”。

    塵丫兒趕緊攙扶著老夫人,瑤瑤也扶住了奶奶,大樸小朋友拉著老媽的一個衣角,眾人跟在老夫人身后,向餐廳走去。

    快到餐廳門口之時,遇到了陸子爵、沈宇沫、強子,殷莫陽攙扶著陸老爺子,原來,他們已經把事情談妥,陸子爵、沈宇沫在陸老爺子的監督下,在那份“第二執行人”的文件上簽了字,周叔親自把請來的律師送出去,于是,他們就來到客廳,沒想到,在餐廳門口遇到了老夫人一行人。

    就在他們相互詫異之時,餐廳門口傳來了爭吵聲。

    “風樹,你憑什么說我與歐陽家是‘一丘之貉’?”陸修齊叫嚷開來,同時,一只手還拽著風樹的衣領,“陸家能與歐陽家一樣嗎?”

    風樹也不示弱,被陸修齊抓住衣領,他只好用一只手反抓住陸修齊的手,同時,嘴里也叫喊道,“陸修齊,我還告訴你了,我閨女可不稀罕你陸家,塵兒是否嫁入陸家?還另說呢”。

    “陸修齊,俗話說,有其父,必有其子,就你這種朝三暮四的秉性,我還怕遺傳了呢,你兒子只配娶歐陽家的那什么做兒媳婦,正好,歪鍋配歪灶”,風樹可不管許多,他原本對陸子爵就有意見,現在,面對陸修齊的擠對,連同陸子爵也不待見了,口無遮攔地發泄著對陸子爵的不滿。

    陸修齊也不是吃素的,他被風樹抓住了一只手,嘴可沒有被封住,于是,他同樣不管不顧地叫嚷道,“風樹,我陸家娶誰為兒媳婦,可不是你能管得了的,我還告訴你啦,塵兒作為陸家的長孫媳婦,可是我親家同意的,與你有關系嗎?你是塵兒什么人呢?”

    風樹又被陸修齊說到其痛處,是啊!人家的親家,不正是沈鴻遠與吳夢婉嗎?此二位,不正是塵兒的舅舅、舅媽嗎?這舅舅、舅媽就如同塵兒的父母一般呀!

    二位老男人在餐廳門口的叫喊聲,站在餐廳門口的兩隊來人全聽了進去,其他人都覺得,倆老頭兒純粹是沒事找事,沒有往心里去,可陸子爵不干了,他娶塵兒的路怎么就那么難呢?真是“路漫漫其修遠兮”啊!

    現在,這倆老頭兒,才一頓飯的功夫,怎么又要否定他與塵兒的婚事啦?那怎么成?

    于是,陸子爵沉著一張臉,邁步就要走向吵架的倆老頭兒。

    。
球探比分即时网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