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穿越小說 > 嘯馬西風 > 第四百三十三章自相殘殺
    任誰看見蕭冉這樣打掃戰場,也會和邱先生一樣生出蕭冉過貪的想法。可蕭冉卻覺得自己就該這么做,不這么做就對不起忽利臺,也對不起金鑾王朝。

    因為蕭冉發現,北狄軍的甲胄和王朝軍隊的甲胄毫無二樣,蕭冉就覺得這些甲胄自己的士卒也很需要。所以,不但要趴下那些北狄兵的甲胄,就連靴子也要趴下來。

    那些北狄兵也有沒被殺死的,并州軍士卒看到跪在地上求饒的北狄兵,就讓他們自己把甲胄脫下來,省的自己費力動手殺他。于是,那些沒被殺死的北狄兵便乖乖地把自己扒的只剩下貼身的衣服。

    蕭冉知道此事后,就覺得那些并州士卒這樣做很好。這樣做可謂一舉兩得,這些沒了甲胄馬靴的北狄兵不但無法再次上馬打仗,無形中還成了北狄軍的負擔。

    這些人回去后總要吃糧吧?沒了衣服甲胄他們就要取暖吧?這取暖就要生火吧?生火……

    蕭冉再次看向壺關城。夜幕將要降臨,遠遠看去,壺關城那里看上去是那樣的安靜。城墻上有火把搖曳,從這里看過去就如鬼火一般。

    蕭冉收回目光,看到自己身邊除了那些府軍,大隊士卒都已經走過去了,就說了聲“走”,然后便打馬尾隨在大隊后面。

    今夜該是沒有月色的。蕭冉在心里說道。

    為了等這個一月中最為黑暗的一夜,蕭冉可是廢了不少事。先是故意拖延時間,怕忽利臺起疑,還主動求戰。他這樣做,無非就是等邊軍騎軍趕過來。

    好在高將軍帶著邊軍及時趕到了,倒是幫了自己的大忙。一路想著,大隊人馬便慢慢進到山中,也隱入夜色里。

    壺關城里,忽利臺十分惱火。如果是在西胡草原上,從來不輕易殺牧羊奴的忽利臺,就要殺那些他覺得已經沒用了的牧羊奴了。

    可這是在壺關城,這里除了北狄兵就是那些隨他翻越雪山去了北狄的胡人。最后,他實在找不到發火的對象,便把那些沒了衣甲坐騎,光著腳丫子的北狄兵挨個抽了一頓鞭子。

    可憐這些家伙,沒死在并州軍的手里,卻差點被這個西胡將軍打死。等他們都聚在一處屋子里時,便開始用最惡毒的話詛咒那個忽利臺和他手下的那些胡人。

    有的狄兵說,若不是接連聽到兩次截然相反的號令聲,這兩千人的騎兵大隊怎么會敗的連衣甲也被人拿了去?

    這人一這么說,其他人也接著說道“對呀,對呀,打了敗仗是因為號令不對,怎么會怪我們不力戰呢?這胡人生吃人肉,也就拿我們不當人。”

    他們七嘴八舌的說著,就忘了隔墻有耳這句話。沒過多久,正在烤火的這些狄兵就被忽利臺派來的人一塊趕到了院子里。

    已是半夜時分,那些沒了甲胄馬靴的狄兵就是因為凍的睡不著才聚在一起烤火,現在被人趕到了院子里,那滋味就不好受了。

    忽利臺沒有親自來,他派了一名手下過來。忽利臺派誰來也不要緊,可他派來的這名手下是跟著他爬過雪山的心腹,自然也是一個胡人。

    這名胡人看著這些凍的縮成一團,卻又抖動不止的狄兵,就在心里想著,也不用費力氣抽他們了,就這樣凍他們一夜就好。

    所以,這胡人既不說話,也不動手打人,只是裹緊了皮袍看著那些狄兵。

    他這樣干那些狄兵可受不了啊!他們一個個凍的此時連身上的鞭傷也不覺得疼了,只是哼哼唧唧的連哈氣帶抽鼻子,看上去便是可笑。

    最后,終于有個狄兵受不住了,對著那胡人說道“你們胡人都沒有長心嗎?我們只穿著這點,怎會受了這凍?”

    那胡人聽了也不生氣,還笑著說道“我聽說你們狄人很是抗凍,天越冷你們越會打仗,怎么只這會就受不了了?”

    這些狄兵一聽就火了,紛紛嚷道“你這個傻狍子養的,這樣說話是不想活了嗎?”

    這胡人也真是傻狍子養的,平時仰仗忽利臺跋扈慣了,看到那些狄兵已經發火了不但不消停些,反而沖著他們喊道“喊什么?你們喊什么?難道想造反嗎?”

    本就被凍的有些迷糊了的那些狄兵一聽造反兩字,頓時就喊道“造反又怎的?受你的氣還不如反了呢?”

    這一喊,事情就大了。那胡人立即喊道“他們要造反,給我殺了他們。”

    那胡人帶來的手下,有西胡人,也有北狄兵,他這樣一喊,那些胡人就紛紛舉刀沖了上去,而那些北狄兵卻有些猶豫。

    那胡人見了,舉刀指著那些北狄兵喊道“你等也想造反嗎?”

    那些北狄兵相互看了一眼,那意思卻像是造反不造反兩說著,先殺了這個傻狍子養的再說。

    那胡人在他們的眼神里看出事情不妙,便先下手為強,揮刀向一名北狄兵砍去……

    就這樣,在這個院子里為數不多的十幾名胡人和幾十名北狄兵打了起來。

    就在他們廝打在一處的時候,就聽見院子外面有人喊道“胡人殺狄人了……”

    早先聽到這里有喊叫聲的巡邏兵正向這里跑來,聽到這喊聲后,不由得加快了速度。可當他們剛剛轉過街角,正想沖進那處院子里時,就看見一名只穿著貼身衣服的北狄兵跑了出來。而他身后,正跟著一個拿刀的胡人。

    “胡人殺人了!”那名北狄兵看到巡邏兵便喊道。

    那些巡邏兵本就對軍中為數不多、但是十分囂張跋扈的胡人有意見,現在親眼看到他們殺人,哪里還會多想,抽出腰刀就沖了上來。

    可沒曾想就在此時,突然從黑暗處沖出一人來。不等那些人看清楚這人是狄人還是胡人,那人已經手起一刀就把為首的那位巡邏兵殺了。

    殺死那個巡邏兵的時候,這人還喊道“老子就殺你了”。

    這話是用西胡語言說出來的。

    這下,不但北狄兵愣了,就連那個胡人也愣了。可也就是愣了那么一霎那,這些人就揮刀打起來了。

    。
球探比分即时网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