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女生小說 > 夜先生和亦小姐 > 第四百七十二章 你認真的?
    項以柔偶爾搭腔,康母也不接話。這感覺不大好。

    晚上項以柔洗了澡出來,輕輕捫住康城的肩膀,像要把他攏起來。康城知道這是有重要的話要說。

    “我們結婚好不好?”突兀地一句。

    康城覺得這話太過久遠。忽然有些頭皮發麻,他現在不是很想跟她結婚。

    “好不好?嗯?”又問一次。

    康城放下手里的書,笑“過段時間再說吧。現下這個情況——”沒了下文。

    項以柔霎了霎眼,也是頭皮一凜。康城繼續拾起書看。

    她忽然有了不好的預感,心里磣可可的,可是一問又怕幻滅。于是負氣的轉過身睡了。康城看了看她,抿了抿唇。

    ?('w')?

    亦真近來有些睡眠不足。課題趕的太緊,天天還要接插畫工作。還要堅持去給夜燼絕送飯。

    “你不用專程來送,我吃外賣就行。聽見了沒有?”他抱著她的腰,下頦埋在她頸窩里蹭了蹭。

    亦真哧哧笑了聲“那不行,上次你說讓藍楓來取,怎么藍楓也是兩條胳膊兩條腿的就來了?你倆還一起勾結著把車給賣了?老麻煩人家。”

    夜燼絕哧的笑了兩聲,起來撈著衣服穿上“可不是,我倆現在一窮二白。來來去去靠兩條腿。”

    亦真笑“那不然買個小摩托?”

    他一臉傲嬌的抗拒“不要,掉面子。”

    “怎么能不要呢。多方便啊。”亦真抿嘴笑“別光吃外賣,又不衛生。我一會兒出去買個小摩托,晚上從學校回來好去接你回家。不然今天買好材料,一起吃個火鍋?”

    “那得麻煩你去買菜了。”夜燼絕眨眨眼“你要去學校,蹭梁熙的車不就完事了?”

    “可是我想騎著我心愛的小摩托接你回家。”

    “……”

    “隨你吧,我走了。”夜少爺覺得亦真也是個魔鬼。

    夜燼絕出了門。亦真在被窩里傻兮兮樂了好一會兒。他們估計是這個小區里唯一騎著小摩托的兩只仔,多拉風呀!

    飛快穿好衣服,亦真給梁熙打電話,結果這個閨女兒還沒有起床。

    “我們說好了今天要一起去學校的。”亦真提醒她。

    “知道了知道了。”梁熙打了個哈欠“我等下去接你好吧。誰讓你們現在沒有車。”

    “是啊。我們現在可窮了。”亦真天天除了哭窮就是哭窮,連酸奶都要買減價的。

    梁熙跟她去逛超市都覺得憋得慌,索性給她買了兩袋零食,往死里吃。

    掛了電話。亦真洗臉化好妝,搜刮了一些貓糧,打算去學校繼續賄賂那只大白貓,好報復那個總在她們宿舍門口打電話的女同學。

    這梁熙是越來越陰了。亦真一等就是四十分鐘,吃了一個桔子一個香蕉,這人才來。

    亦真一上車就游絲不定。梁熙打量她“大姑娘發春啊。”

    “屁。”亦真斜她一眼,板過臉“我家少爺的生日快到了,你說我送什么禮物給他啊。人家是少爺本性,挑剔的很,粗制濫造的又不好送。”

    梁熙思了思“你不是有小金庫嗎?買貴的就好了。”

    “沒有小金庫了。”亦真扎煞著手“小金庫用來幫助我家少爺渡劫了。”

    梁熙聽得瞠目,古怪的看亦真一眼“你認真的?”

    “認真的啊。”亦真眨眨眼。

    梁熙別過頭,不可置信地又看亦真一眼,看的亦真都不好意思了“干嘛這么瞅著我?”

    “你那小金庫不是寶貝的很嗎?怎么舍得拿出來給他用?夜燼絕知道嗎?”

    “當然不知道了。他要是知道了,才不肯收。”

    “讓我說你什么好?”梁熙斜剔著亦真“你是不是傻?怎么就稀里糊涂就開始倒貼了?這要是蝕本了,我就看你怎么辦。”

    亦真癟癟嘴“我也覺得我是個傻子。可是,我太喜歡他了,我控制不住自己啊。”

    “算了算了。”梁熙也不好說什么“夜燼絕那人品也還靠得住,總不至于跟外邊的小白臉一樣,卷了你的錢一跑了之。”

    “所以我到底送他什么禮物呢?”亦真仿佛沒有聽見,也沒有放在心上。

    梁熙抬手捶了她一下“瞧瞧你那沒出息的樣兒,被一男人迷的七顛八倒的。”

    今年的學校似乎更加熱鬧。也可能是天氣變暖,都不在宿舍里窩著。

    這個季節穿什么系列的服裝都有。有的已爭先把裙子穿了出來。亦真不由想起陳玉的老寒腿。

    操場跑道上有隊伍在跑步,黑壓壓的一長串,拖到尾巴處,幾個女生一拐一扭在后面延挨。

    “現在想想,大一大二時候的老師最難伺候。一言不合就掛科,體育也掛。”亦真微微忌憚了一下。

    “是啊。”梁熙笑“我還記得咱們大一打太極。我的天,整個樓道里都在打太極,一群詭異的老年人。”

    亦真不住笑的口張眼合“你還記得陳玉在網上找了視頻來練嗎?我當時一個動作都記不住,還是陳玉手把手教會我的。結果考試的時候,一個一個在大廳里打太極,我做完之后沒有回歸原位,角度錯了。那老師是趙瑞吧?給我六十過的。”

    “趙瑞簡直就是個魔鬼,英語系的太極被他掛了有半壁江山。”梁熙瞇漾著眼笑“那么嚴苛的老師,居然會給你過。我當時就覺得那老師對你有點好感。咱倆排球打成那樣,還是險過。”

    “別胡說。”亦真擺擺手“趙瑞估計都不知道我是誰。”

    “不不不,你真的是卡在他手里被放行的。”梁熙嘲笑“看看季安然,太極和排球都折在趙瑞手里,可不是成心不讓她過?開心死我了。”

    “我倒是記得咱們兩次都選了籃球。那老師是真的好。大黑塔一樣,很知道照顧女生。”梁熙道。

    “你還記得世康云嗎?”亦真笑“上課不停的晃來晃去,國慶節前有人找替課,被發現了。世康云直接把人家替課給攆了出去。我記得那次咱們宿舍被一鍋端了。”

    “可不是,那老師真是絕了。她一上課,底下就有人罵她。”

    梁熙模仿起她的聲口,斥咄“‘有些同學,有本事你不要躲在人堆里罵我,你站出來罵!’你說誰敢啊。還抽查聽寫單詞,英語老師似乎都挺事兒。”

    。
球探比分即时网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