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都市小說 > 極品全能保安 > 第九百二十章 魏武喜
    ()“為什么我要把線索告訴你?”吳松覺得有些好笑。

    “因為你昨天殺死了我的兄弟,從他那里奪走了原本屬于我們的線索,所以你要把那條線索歸還給我們。”魏武喜義正辭嚴。

    “真是天大的笑話,”吳松不屑道,“我還以為魏舵主是一個聰明人,原來也會相信這等無稽之談。”

    “廢話不必多說,”魏武喜冷哼一聲,“如果你們想要活著離開這里,那么就識相點,把線索說出來。”

    旁邊的老大上前一步,道,“舵主,老三是他們殺的,他們可得為老三償命啊。”

    魏武喜擺了擺手,“這件事之后再談,先那線索要緊。”

    “我手中倒是有關于對應之地的線索,但是那是我們拿來的,和你們那個死去的兄弟一點關系都沒有,”吳松搖頭,“所以,你們從我這里是得不到什么線索的。”

    “那就別怪兄弟我不客氣了。”魏武喜猛地一揮手,手下把吳松三人圍了起來。

    只聽一連串的拔刀聲傳來,一群人紛紛抽刀在手,明晃晃的鋼刀對準吳松三人。

    吳松長嘯一聲,背后展開火焰雙翼,騰空而起,口中噴出火焰,橫掃在場的所有人。

    烈焰如肆虐的惡龍,所過之處,無不傳來人們的慘呼聲。

    “豈有此理!”魏武喜大怒,“有我在,還容不得你如此猖獗!”

    魏武喜雙手握拳,元力運轉,只聽幾聲嗤嗤的細微聲響,身上的衣服碎裂開來,露出了上半身。

    魏武喜乃是一個白面書生一樣的人,上半身如白玉雕成的一般,十分的白皙。

    在這白皙的皮膚上,畫著一只只青色的蝴蝶。

    此時,只見那些蝴蝶如同是活過來了一般, 散發出淡淡的白光。

    忽然,從其中的一只蝴蝶里射出一道白光,打在不遠處飛在空中的吳松的身上。

    吳松猝不及防,被白光準確的打在臉上。

    一瞬間,吳松覺得天旋地轉,身體失去了平衡,從空中跌落下來。

    魏武喜臉上浮起得意的笑聲,大叫,“這個人歸我了,你們把其他人抓來!”

    說著,魏武喜一躍而起,來到了吳松的面前數米處。

    吳松體內的千方經自動運轉,暈眩之感很快就消失了。

    他站起來,左手化出一把元力長劍,冷冷的看著魏武喜。

    魏武喜身上此時所有的蝴蝶都散發著各色的光芒,五顏六色的,整個人如同是過年過節的彩燈。

    忽然,其中的一只蝴蝶發出一道青光,閃電般直取吳松。

    吳松早有防備,手中的元力長劍在千鈞一發之際舉到面前,擋住了射來的青光。

    一團光芒炸開,仿佛是一團煙花在吳松的面前近距離的炸開。吳松感到一股力量在面前彌漫開來,忽然心脈感到一陣刺痛。

    元力運轉到心脈,便有些堵塞,無法順暢的運行。

    魏武喜如同鬼魅一般,偏在這時出現在吳松的面前,一掌印在吳松的胸口。

    吳松如同被一柄大錘擊中,一股大力從魏武喜的掌上傳到吳松的身上,他整個人倒飛出去,摔在數米遠處。

    這魏武喜乃是梨花門的一大舵主,自小就修習一門神功,名為子時陰練功。

    練成之后,他可以身體上的蝴蝶刺青為法門,來射出不同的光芒。

    每一種光芒都對應著人體身上的一種臟腑,光芒打在人的身上,那么那人相對應的臟腑就會受到傷害。

    這魏武喜年紀還輕,目前只是練到了第三層,分別可以發出白光、青光和紫光。分別打擊人的大腦、心脈和肺脈。

    然而,即便如此,那是相當的厲害。這三大部位,分別是人的三大要害。不過是哪一個部位受到傷害,后果都是不堪設想。

    憑此神功,魏武喜已經擊敗了數十位元種境的高手。

    也就是吳松有千方經護體,受到傷害后可以很快的復原,否則,剛才白光的那一擊,已經讓他失去了還手之力了。

    這邊,吳松和魏武喜陷入了死戰之中。

    另一半,將狼和剛風也陷入了激斗之中。

    將狼的對手是老二,剛風的對手是老大。

    老二使一把三十六斤重的鑌鐵長矛,舞動起來,是虎虎生風,方圓一丈之內,塵土飛揚,端的是聲勢非凡。

    將狼發動能力,召喚閃電,打擊老二。

    別看老二使得武器笨重,此人膂力極強,這么沉重的兵器,在他的手中,像是小孩子的玩具一般,運轉起來毫無遲滯。

    只見老二舞動鑌鐵長矛,擋住了將狼的閃電。

    此鑌鐵長矛材質特殊,并非尋常的金屬,因此那閃電并沒有傳到老二的身上。

    老二右手揮動,將鑌鐵長矛轉了一圈,帶著呼呼風聲,橫掃將狼的腰。

    將狼雙腳一點,騰空而起,躍到了老二的鑌鐵長矛上,左手伸向天空,一道閃電打在他的手中,在他的手中凝聚成了一團藍色的光球。

    他將左手一揮,光球如同一個精靈一般,在空中劃過詭異的弧線,打向老二。

    老二的鑌鐵長矛上站著將狼,難以自如揮動。危急之際,他靈機一動,將長矛脫手飛出,從腰間掏出一把匕首,射向那個光球。

    匕首如流星一般,和光球相碰,在空中爆發出一條灼眼的火花。

    這一切不過是在電光石火間發生,老二射出匕首之后,疾步向前,抓住了自己的鑌鐵長矛。

    將狼已經跳到了地上,老二揮舞長矛,殺了過去。

    剛風和老大的戰斗則是另一番場景,老大不使兵器,以一雙空手對敵。

    他的手上扶起一層淡淡的紅色光芒,形如火焰。他的這套功法,就名為烈焰滅絕掌。

    他以元力匯聚到手上,形成熾熱的烈焰。這一掌要是打在人的身上,那敵人輕則重傷,重則殞命。

    他大喝一聲,左手揮起,一道烈焰裹挾著烈風,如同一條咆哮的猛獸,沖向了剛風。

    剛風雙手一拍,一道疾風飛起。

    兩股掌風相撞,只聽一道輕微的聲音響起,接著,一股巨大的沖擊波席卷開來。

    方圓十幾米范圍內的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響。

    剛風一躍而起,雙掌飛舞,整個人都籠罩在凌厲的掌風之中,如同是一道席卷一切的狂暴颶風。

    老大眼見剛風來勢洶洶,決定避其鋒芒,一個閃身,跳到了旁邊。

    他立定之后,雙掌合十,整個人如同是一尊雕塑,一動不動。

    接著,從他的雙掌之中,沖出一道紅光,在空中幻化為一只奔騰的駿馬,向剛風沖了過來。

    剛風待駿馬沖到自己的面前,運起元力,一掌拍在它的頭上。

    那匹駿馬如同是烈陽下消融的冰雪,轉眼間就化為了一灘。

    此時,老大已經來到了剛風的面前,一掌拍向他的胸口。

    剛風退后一步,避開老大的攻擊,也還了一掌。

    雙方就這么你來我往,一時之間,附近的都是凌厲的掌風,那些普通的人哪里受得了這些力道的沖擊?一個個不是被吹倒在地,就是抱頭鼠竄。

    魏武喜以子時陰練功去攻擊吳松,前兩次明明都集中了吳松,卻不見得他倒下,不由得十分詫異。

    要知道,以往他和人對戰,最多只出兩招,就可以拿下對方,似吳松這般,這還是第一次碰到。

    這不由得讓魏武喜又驚又怒,他覺得自己的尊嚴受到了侵犯。

    魏武喜大喝一聲,元力瘋狂的運轉,身上的幾只蝴蝶一起發出了數道紫光。

    吳松經過之前的交手,已經大致摸清魏武喜的套路。見他身上紫光大作,就知道他即將發動下一步的攻擊。

    吳松的手中化出一把元力長劍,急速舞動起來,如同是一道屏障一般,密不透風。

    那幾道紫光打在上面,立刻被彈射到一旁。

    幾個附近的梨花門的門人躲避不及,無故遭殃,被紫光打中,立刻覺得自己的肺部如同是著火一般,火燒火燎的疼。

    魏武喜更加的憤怒,運轉元力,身上的蝴蝶再次亮起,同時發出了白光、青光和紫光三種光芒。

    吳松發動神鋒無影,身法力運轉,身體化為了一道殘影,以常人完無法想象的速度越過數米的距離,出現在魏武喜的面前,一拳打在他的胸口上。

    魏武喜倒飛出去,人在空中,噴出一口鮮血。

    他足足飛過去了五米的距離,摔在了地上,整個人如同一條破麻袋一般,再也站不起來。

    魏武喜掙扎著,抬起頭,恨恨的看著吳松,他想要說什么,但是看著不斷的流出鮮血,一句話也說不出。

    片刻之后,魏武喜不甘的倒在地上,一命嗚呼。

    魏武喜一死,那些梨花門的手下哪里還有戰斗下去的勇氣,一哄而散。

    場中,只剩下了吳松將狼剛風,和老大老二。

    老大老二難以置信的看著魏武喜的尸體,他們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的舵主竟然也不是吳松的敵手。

    吳松冷冷的看著他們,“你們走吧,以后莫要再來了。我已經告訴你們了,你們的兄弟不是我們殺的,你們一味的糾纏我們,只會讓真兇逍遙法外。”

    “哼!”老大冷哼一聲,“我們技不如人,甘拜下風。但是,你不要得意,也不用再在這里說風涼話,兄弟之仇,我們一定要報的。”

    說完,老大扛起魏武喜的尸體,和老二一起走了。(未完待續)
球探比分即时网球比分